白翎

【枭羽】Vodka Lemon

群里妈咪点的双向暗恋梗

ooc有

无脑甜饼 看个开心就好

枭羽不逆不拆

*羽只是单纯晚到了一会

*与同名电影并无关系





直到最后一抹夕阳也被深蓝的天色覆盖,夜风送来猎鹿人餐馆饭菜的香气,路旁的商人们陆续将自己摊位上售卖的货品收拾打理好,盖上蒙布,下班回家和老婆孩子吃饭。天使的馈赠门前,暖黄灯光早已亮起,人们的交谈在酒杯相互撞击的声音中愉快地进行着,悠扬的琴音从吟游诗人的指尖流出,回荡在不大的酒馆里。


“您的两杯蒲公英酒,请慢用。”

红发调酒师将手边两杯加冰饮品放到吧台上,收起客人留下的酒钱,目光微动,扫过墙壁上古老的挂钟。钟表指针指向八点整,可酒馆那扇木门还是没有被推开的迹象。迪卢克面色不改,收回目光,转身整理那些零散的调酒器材,尽量让自己不去注意心中那点泛起的焦躁。


根据他所熟知的某人习惯,这家伙晚上八点必定准时推开酒馆的门,挂着那副没有正形的笑容来到吧台前点上一杯午后之死,然后坐在吧台前的椅子上,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身边已经喝的醉醺醺的酒鬼东拉西扯,一边细细品味着午后之死的浓烈辛辣,冰蓝色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不知是在想什么,又或者什么都没想,只是露出一副玩味的表情让暗处的老鼠们去心惊胆寒地猜测。


那位骑兵队长一向如此。无论在行事上,还是为人处世中,都难免带有几分罪恶的愉悦感。而这份愉悦的享有者只有他自己,任何多余的存在会都被他毫不留情地抹杀干净。他是阴影里附着锋利冰霜的尖刀,却有数不清的愚人被他华丽的刀鞘所迷惑,在放松神经的一瞬从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已被审判的罪犯埋在哪里。


迪卢克总是向这样的他投去谴责的目光,然后在沉默中准许他这样的行为存在。


酒馆的门在八点半被推开,看到那个满脑子晃动的蓝色身影终于出现在自己眼前,迪卢克心中一动,低头继续擦拭手边的高脚酒杯,等到那人来到吧台前点那一杯午后之死时,他才抬起头来,看着那只冰蓝色的眼睛。


“在喝酒这件事上迟到,可真不像你的作风。”

“哦?把时间掐算的如此之准,难不成日理万机的迪卢克老爷是在等我?”


凯亚顺手从吧台下拉出一把椅子坐着,左手托腮饶有趣味地打量起眼前束起马尾,身着酒保服身材高挑的男人。

薄薄的黑衬衫下依旧隐约能看出有力的肌肉线条,领口解开的两颗扣子是盛夏的完美杰作,藏在黑色手套下的手指根根修长,指节分明,此刻正捏着那只晶莹剔透的高脚酒杯仔细擦拭。那张让蒙德城多少女孩魂牵梦萦的英气脸庞,一如既往锋利逼人,眉宇间那股化不开来的冷气是他在诗人的歌唱中“加冰太多”的由来,也是凯亚口中他至今未婚的罪魁祸首。


此刻那两片好看的薄唇轻启,配上成年男性富有磁性的嗓音,凯亚一时间有些移不开目光。

“……你想多了。还有,”迪卢克放下酒杯,眼眸低垂。深不见底的暗红色疯狂压抑着难以自制的欢喜。

“可以不盯着我看了吗。”


“啊哈哈……刚刚在想别的事情,抱歉抱歉。”凯亚摆了摆手,“那就麻烦迪卢克老爷,一杯午后之死。”

令他有些意外的是,迪卢克并没有像以往那样直接给自己安排葡萄汁,而是走到调酒架前挑选起那些瓶瓶罐罐。

很快,他挑出两个瓶子,凯亚眼尖,看到其中一瓶上贴着“VODKA”的花体字样。这明显不是午后之死的配料,骑兵队长眼见着今天是喝不到三份气泡白葡萄酒兑上一份蒲公英酒的绝佳美味了,往吧台上咸鱼一趴,认命地看着迪卢克用手里的配料调制另一种饮品。凯亚觉得那淡黄色的光泽自己好像见过,又好像没有。


最终向调制好的酒液中放入几片新鲜柠檬后,迪卢克将这杯散发着清苦气息的鸡尾酒推给趴在吧台上一直好奇盯着自己看的凯亚。


“……新口味,你尝尝。”


凯亚坐起来,接过那杯酒细细端详。液面上漂浮的柠檬片也随着酒杯轻轻摇晃,果皮内近乎透明的组织部分被酒液浸湿,他注意到有一粒椭圆形的种子借着这轻微的晃动调皮地沉入杯底,带起一串细小气泡。相比起其他样式华丽的鸡尾酒,这杯算是简单纯粹的一股清流,散发着酸涩的苦味,又带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甜蜜。


他偷偷瞟了迪卢克一眼,那人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似乎是在等待着口感评价。纵使他看起来与平时并无二致,但凯亚相信自己的眼睛绝对看到他的嘴角有一个瞬间上扬了两个像素点。


能让现在的迪卢克露出笑容的事物不多,凯亚在心里扳了扳手指头。然后发现除了他的那只鹰能让他笑一笑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东西能让他在脸上展露出哪怕一分的开心。


所以现在他看着我笑是闹哪样啊?!

凯亚现在很害怕,别问,问就是害怕得不得了。


可美酒当前,不喝就会失去现场调制的新鲜。

他咬咬牙。

不就是一杯被迪卢克寄予厚望的鸡尾酒吗!还怕他不成!

凯亚把心一横端起杯子,抿了一口。


熟悉的味道在口腔里弥漫来开,被多年深埋于心底的回忆被一杯鸡尾酒唤醒。那段时光过于美好,几乎使他忘记了之后发生的一切,只想着停留在那些能够发自内心欢笑的日子里。在经历过时间和鲜血的打磨后,在他本以为满腔热血终将冷却在日复一日的试探和不断错过中时,再次猛地占据了他全部的视线。


凯亚有些措手不及。理智叫嚣着他必须逃走,再不走一切都将无法挽回,情绪的洪流将冲垮一切;横贯在心底的伤疤告诉他眼前的一切美好都没有意义,都无法阻止命运将他推向那个被迫抉择的终点。但他此时只能被一杯来自迪卢克的鸡尾酒束缚在原地,无能为力,动弹不得。


酒馆嘈杂的声音在那一瞬从耳边悉数淡去,他抬起头来,只看到慵懒暧昧的暖色灯光下,火红头发的男人向自己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伏特加的气泡混杂着柠檬的酸涩微苦在口腔里炸裂开来,阵阵酥麻如同细密电流般从舌尖肆意滚落,味蕾为再次品尝多年未曾降下的甘甜欢呼着。他听到有什么东西在心底分崩离析。


“这是……?”凯亚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声线的颤抖,只能尽力压低声音。

他想要听到迪卢克回答他的问题,可他只是笑着注视自己。



事实上,迪卢克也不是很有把握能控制好自己此时的表情。

最开始的初衷的确是不想让义弟喝午后之死那样的烈酒,但在调制那杯柠檬伏特加时,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在向酒杯中倾倒那两样最基本的原料。

伏特加和柠檬茶。只需掌握极其简单的比例混合在一起,是连可莉都可以做到的饮品调制。是自己学习调酒的第一课。

迪卢克把这归结于自己被凯亚认真盯着的喜悦冲昏了头,才会下意识做出这样的东西。

当自己把那杯柠檬伏特加推给凯亚时,内心的雀跃无法遏制,一种期待着被肯定、被鼓励的心情时隔多年再次出现在他跃动的心脏里,有力擂击着他的胸腔。义弟在咽下那一口酒液后微微怔住的样子,让他不由自主地露出自己所能做到最好的温柔表情。


……


两人相互注视着彼此,在彼此眼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经过了良久的沉默后,凯亚率先开了口。

“你……”他欲言又止。

“嗯?”迪卢克挑了挑眉。


然后他看到凯亚向自己抛来一个疑问的眼神,从那只冰蓝色的眼里,他看到了小小的期待。那眼神是什么意思,凯亚要询问自己什么,迪卢克心知肚明。因为这也是他想要问凯亚的问题。在一同经历了那些过往之后,他们之间虽不能回到从前,那份感情是否还存在。凯亚是否与自己有相同的疑问。

幸运的是,现在结果已经显而易见。

于是他冲凯亚眨了眨眼,上前轻轻抚平义弟额前几缕翘起的碎发。





据当天有幸在场的人事后告知,那天晚上天使的馈赠关门关的特别早,起码比平常早了两个小时。


据骑士团站岗骑士观察,蒙德城人见人爱的骑兵队长左手无名指上常有一圈很深的齿痕,有大胆的骑士问他来由,他会笑着这样回答:“家里养着的猫比较叛逆。”


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天使的馈赠资深顾客流出内部消息,我们至今仍未知道那天迪卢克老爷究竟调了一杯什么酒,以及他和骑兵队长之间究竟说了些什么。目前只知道他们两个人曾经有过长达十分钟的眼神加密通话,其他我们一概不知。








评论(5)

热度(231)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