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翎

【枭羽】❤️💙

一些幻想小片段

有刀有糖

时间线紊乱

ooc有





1

他们分开那天,凯亚其实想告诉迪卢克,自己很开心。因为他终于心安理得的接受了来自烈焰对罪恶寒冰的审判,并将背负着这份痛苦度过接下来的每一天。他在意识到这点后感到前所未有的心安,这也是他选择在这个最糟糕的时刻向迪卢克袒露所有的阴谋的原因之一。

但那场暴雨实在过于冰冷,无差别的将所有伤痛埋葬在雨幕里。

所以直到他握着那颗散发着微光的神之眼,一瘸一拐的走到酒庄最后一个路口,他也没有回头。




2

路边有小贩在叫卖手工挂饰,十九岁的迪卢克用身上的最后三枚摩拉买下一支与自己毫不相配的孔雀羽,把它绕在手腕上,打了个死结。




3

十八岁的凯亚在生日那天用一年的积蓄打包了天使的馈赠里所有的午后之死,没有人拦他。

窗外难得飘起细雪,偶尔有几粒调皮的雪花钻进骑兵队长没关好的宿舍窗户,将窗边桌面上的信纸泅湿。




4

“我的太阳,我的晨曦”

“愿你一直明亮闪耀,温暖如初”

“假如有冰冷的雨打湿你的肩膀”

“假如有牢不可摧的坚冰挡住你的去路”

“请用你的火焰”

“燃尽一切阴霾与邪恶 ”

“为你所深爱的土地带来新生的曙光”



5

玻璃展柜里陈列的蓝宝石折射出斑斓的光,二十二岁的迪卢克盯着展柜旁的孔雀标本出神。华丽的尾羽上有流光缓缓滑过。他看的竟有些出神。

也许是时候回去了。




6

思念如同野生的荆棘,一寸寸地自身体里生出。上面的棘刺生着倒钩,一点一点地扎穿仅剩余温的心脏。疼痛不断蚕食着凯亚昏昏沉沉的大脑,逼得他近乎发疯。慌乱中他抓到一旁的薄被,胡乱窝进去,过了许久身上都没有泛起一点暖意。

窗外月光铺洒在床头,投射出一片惨白。




7

又是一个结束了工作的晚上,凯亚在八点准时推开天使的馈赠的门,看到柜台后站着的人时硬生生把一个即将打出来的哈欠憋了回去,在人抬眼前匆忙收拾好情绪,准备好习惯性的微笑,抬起手来像没事人一样和阔别四年的义兄打招呼。

顶着那人沉默而锐利的目光,凯亚眉眼弯弯,笑得明亮,话语轻松。

“好久不见,迪卢克老爷。”




8

视线已经模糊不清,喉咙里也发着痒。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在此刻开始疯狂叫嚣,浑身又麻又痛,已经到了极限。凯亚忍不住捂着嘴咳嗽几声,将手摊开来,入目意料之中的鲜红一片。淡淡的铁锈味在口腔里弥漫开来。腿脚不断的打着颤,凯亚似乎听到了它们因为再也无法承受自己的身体重量而发出的  不堪重负的尖叫。

可是还不能停下。

他还没有找到迪卢克。

每走一步都仿佛踏在刀尖上,还不时会踢到同伴或是怪物的残骸,他接连几次被绊倒,又抠着地面染血的泥土从尸体中爬起,睁着快要看不见的双眼寻找那个红色的身影。

呼吸愈发粗重,耳边嗡嗡的轰鸣声越来越大,吵得凯亚几乎无法思考,只凭借仅存着的一点执念迈开脚步,一寸寸跨过焦黑的战场,去寻找自己最牵挂的人。


不知走了多久,直到他的世界陷入一片漆黑,几乎快要疲累致死的双腿还在不知死活的向前。


迪卢克。


他的脑中回荡着晨曦的名字。


迪卢克。


他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像是要把这个名字刻入灵魂。


可千万、别死啊。


别再离开我了。




在爬上一个不大的山丘后,追寻者单薄的身躯终于力竭倒地。

破碎的蓝白色披风被风吹的不停晃动,像是古国最后一面断折的军旗。

撕裂的旗帜在风中翻飞,似乎已经注定了消逝的未来。



幸运的是,在他倒地的不远处,一抹赤色带着星星点点的青,正在飞越平原。





9

“迪卢克,你不知道我不戴眼罩就听不到你说什么吗?”

迪卢克抬眼,看着自己枕边坐在清晨阳光中的凯亚,那只金色的右眼里满是藏不住的笑意。

他总在一些奇怪的地方刁难打趣自己,但这么多年以来,却是早已习惯了人偶尔的任性。迪卢克伸手摸出平平整整压在枕下的眼罩,坐起身把眼罩戴到凯亚的右眼上,掩去那抹只有自己能够欣赏的鎏金。金色的绳结小巧地打在脑后,隐藏进靛青色的发丝里。

“好了。”迪卢克看着凯亚将那只盛着冰蓝的左眼睁开,此刻那里已经盈满触手可及的温柔和爱。

于是他再次开口。

“现在你总能听到我爱你了吧?”




❤️💙


评论(3)

热度(99)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