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翎

【枭羽/霜雪黎明24h23:00】与浪之间

霜雪将至,黎明守望1130凯亚生贺活动第47棒

上一棒 @你猜我更不更新 

下一棒 @鹿 




这是海上航行的第三天。天气很好,海平面那边跃起一片金黄,肆意铺洒在海面上,被波涛的起伏揉成星星点点的碎光。甲板上已经有人在走动交谈,盛放早餐的碗碟偶尔碰撞出轻快的脆响。庞大的客轮在不疾不徐的行驶三天后,终于将在清晨抵达此次航行的终点。

迪卢克整理完毕,从客舱里上到甲板上来,远远望见那个倚靠在围栏边的身影,蓝色的人儿望着海面,似乎有些出神,没有注意到皮鞋轻叩木质甲板的声响,直到带有主人体温的大衣披到他肩膀上,那只清澈动人的冰蓝色眼眸里才有了些许起伏。原本凛冽的眼神柔和下来,凯亚向人微偏过头,温声道:“早安。睡得怎么样?”迪卢克没有回答他,而是将他搭在栏上的手拢进自己掌心。自己的男朋友或许是起的极早,纤长有力的手指被清晨的海风吹得冰凉,此刻正接受着来自恋人源源不断的温热,一点点重新变得柔软。

“起这么早可不像你的风格。”迪卢克声音不大,垂下眼帘,手上拢紧几分。“在想什么?”

他与凯亚相识多年,如今再次走到一起,可谓是跨越了千山万水的互相奔赴。当他郑重其事的许下将余生交给对方的誓言时,紧张的像是个刚刚谈恋爱的小年轻,耳根和脸涨的通红,措辞毫无逻辑可言,只是咬着牙,一字一句的用最直白的方式吐露自己真实的愿望和心声。这种展开不仅与他想象中优雅得体的向心爱之人发出共度余生的邀请大相径庭,而且憋了半天,憋出两句老实话,一句“我喜欢你”,一句“你愿意和我一起凑合下半辈子吗”,迪卢克发誓自己那时的样子真是傻出一个新高度,虽然凯亚之后很体贴的没有再提起这件事,他还是耿耿于怀了好长时间。那天迪卢克社死的心甘情愿,凯亚忍着笑接过他的玫瑰,在莽撞可爱的恋人额上落下一吻权当答应他。

自那以后,迪卢克需要取材外出时,如果没有死线交稿的逼迫性任务,凯亚则会与之同行。四处走走何尝不是一件美事,更何况如今已不再是孤身一人。


凯亚沉默片刻,重新将目光投向大海。

“没什么,职业病而已。”

他脸上那抹温柔在转头的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冰蓝的单眼注视着海浪翻涌泛起的白色泡沫,似乎是透过那破碎的美丽看到了海面之下涌动的暗流。迪卢克不确定他是不是找到了那个牢固瓶颈的突破点,但无论是与否,现在自己需要做的、仅仅只有安静。

于是他放轻呼吸,闭上眼睛,耳畔传来怀中人同样平稳的呼吸声。肺部的收缩舒张带来些许身体的起伏,偶尔会让他的下巴与人的肩膀发生短暂的接触。这种恰到好处的交互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已经成为两人共同的心照不宣。明明贪图彼此的体温,迷恋来自对方的触碰,却又在交接之时控制着得当的力度和分寸,仅仅是如同蜻蜓点水般留下微动的涟漪,片刻便又恢复到万籁俱寂,不惊波澜,不起风浪,给人一种那只蜻蜓从来过的错觉。


矜持和热烈是这份爱最好的写照。

摄影师与作家的眼中总能映入碧海蓝天,山河万里。他们奔放、他们生性自由,他们从未被任何事留住脚步。他们是创生之人,是艺术的缔造者,是美的发现者。

因此他们眼中不容凡尘,只容彼此。

迪卢克热衷于捕捉凯亚盈满笑意的眼中一闪而过的冰冷,也乐于随手留下他背着旅行包的背影,为他转过身来看着自己时,那两道微微皱起的眉毛而感到好笑和怜爱不已。

他有时会反思自己对凯亚的感情,凯亚究竟是作为恋人,还是以模特和灵感来源的身份满填补了他心里的那块空缺?

作品和真正的感情之间极易混淆,迪卢克深深知道这点的可怕,因为他有过一段极为纠结的日子,足足两个星期闭门不出,负责他的编辑电话一个接一个,却只能接到“无人接听”的忙音。最后在凯亚领着两大袋蔬菜和牛肉一脚踢开迪卢克家的门,并将半痴呆状态下的人丢进浴室去洗澡。因为凯亚的到来,迪卢克才算是真正回归了人间,给手机充上电,回了编辑的电话表示自己没事,稿子会按期上交,听着编辑在那边担心的数落,他无奈地笑笑,一边拿毛巾擦着头发,一边看向在厨房里忙活的身影,目光里盛满平静和坦然。


“你这几天都在干什么啊!电话也不接,微信也不回,一个人待在公寓里面长蘑菇吗?”凯亚有些埋怨的声音从厨房里飘出,“别傻坐着了!和编辑联系完就赶紧来帮忙!”迪卢克听闻放下手机,答应了一声,走进厨房。

不一会,房间里弥漫着饭菜的香味,少见的热菜被端上餐桌。两副筷子靠在还冒着热气的餐盘上,桌子上搁着两碗米饭,两个水杯。好像一张桌子上的双份餐具,就能让原本冷清的房子变得温暖。脱掉围裙坐在对面的人絮絮叨叨还在说着什么,迪卢克应着他的话,看着阳光从他身后的玻璃窗照射下来,把他整个人 衬的暖融融的。那只冰蓝色的眼睛里,有星星在闪烁。


迪卢克觉得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和他坐在同一张餐桌上,听他说着些什么,看他兴致勃勃的样子。

如果愿意,在没动筷子之前甚至可以拉起对方的手,轻轻在手背上吻一下。

他是这么想的,于是他就这么做了。在自己低头的瞬间,他看到凯亚眼里闪动着柔和的光。 





回忆被怀里人小小的动作打断,迪卢克睁开眼,紧接着下巴就被捏住。他颇为无奈,因为凯亚并没用劲。可能只是单纯的身体接触?或者只是无心的动作而已?迪卢克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反正不疼,就任由凯亚的手指在自己下巴上摩挲。太阳从地平线那头露出半张脸,天空也越发明亮起来。不一会,凯亚像是想到了什么,轻笑一声松开捏着迪卢克下巴的手,转过身面对着他,背后是波涛起伏的大海,肩膀上还披着他的大衣。

“迪卢克。”

凯亚笑着叫了恋人的名字,于是他的恋人垂下双手,同样看着他。凯亚从他眼里看到海天之间的人笑得灿烂。于是他继续说下去。

“从现在开始,我问的问题你都要如实回答。”

“好。”

听到迪卢克的允许后,凯亚收敛起笑容,迪卢克能看到他眼里有冰蓝色的浪花在翻涌。


“你喜欢我吗。”

“喜欢。”



“你讨厌我吗。”

“讨厌。”


“你爱我吗。”

“我爱你。”


“后悔过吗。”

“没有。”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你的生日。”


凯亚突然又笑起来。他总是这样,笑得令人猝不及防,掐不准他的真实心情。


“所以你准备好礼物了吗?”


突击检查?迪卢克丝毫不慌。他早有准备。

于是他回答道:“当然。”


太阳完全跃出了地平线。世界重新充满光明。

轮船在大洋上漂泊了三天后终于靠回温暖的港湾,一批又一批的旅客从船上登陆,投入前来迎接他们的家人和爱人的怀抱。

人间之景,温暖如常。以至于最后下船的两位年轻人看到这一幕后相视而笑。

在他们紧扣着的手上,朴素的银戒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一如他们的爱情,平淡而长久。那些细密的温柔丝丝缕缕渗入心底,被时间编织成最美好的长卷。





“生日快乐,凯亚。”

“我们结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