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翎

手稿

是枭羽


1

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留下来与日俱增的是失而复得和难以割舍。多年未说出口的感情如今在午后的阳光中氤氲,散发着葡萄酒的醇香。


他们的脸上都多了岁月的痕迹。千年吹拂的蒙德之风带走他们的青春和热血,将那份掩藏在历史尘埃中的爱送至这片土地的每一个角落。



2

蒙德,以诗歌与美酒著称的自由之都,是被风神眷顾的土地,是异乡的客星降临的第一座城市。巨大的风神雕像伫立在广场中央,岩石雕刻的面容神圣而慈悲。一切都平和安定,如果没有古籍的记载,一切异乡来客都不会想象到自由之都曾经参加过人类与恶魔的那场伤亡人数触目惊心的战争。就像不会有人想到著名酒馆“天使的馈赠”里的红发老板和他的那位常客兼驻唱歌手的关系一样。顺带一提,那位歌手唱歌没有固定的演唱时间,没有固定的曲目,曲子甚至很少唱重复。他每次拿起手边那把木吉他,酒馆的嘈杂就会消减大半,清醒的不清醒的都会敛去声息,静静地倾听歌手被酒熏染成性感沙哑的嗓音。有人事后回味起那首歌来,只觉得古老而空灵,似乎来自上个世纪,仿佛带着跨越漫长时间的沧桑。

当有胆大的人问起他们俩的年龄,得到的永远是歌手温和的微笑和老板“不要多问”的眼神。


3

神明陨落的那天,他站在城头,拭去剑锋上的鲜血,随后倒转巨剑插于身前地面,注视着天地之间那轮破败的残阳,那双红瞳里像是有火焰在燃烧。

地平线那头似乎传来神明的心跳,一声,两声。

咚,咚。

迪卢克静静的倾听着。倾听神明生命最后的乐章。


……



最后一声闷响落下,一切在迪卢克耳中归于沉寂。

他送走了自己信仰的神明。作为他的信徒,替他照看他曾热爱和欢笑过的这片土地。



4

守着神的空巢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差事,在这片土地上更是如此。但守护者总得需要人来做,神明不在了,就用凡人肉身。已经破碎的信仰也好,混乱一片的都城也罢,必须有人来接手一切,必须有人怀揣着希望的火种,用它点燃黎明的火炬。


评论

热度(29)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